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簡體版 | 繁體版  
 您當前的位置 :河南要聞 > 要聞 正文
 
『牢記囑托 出彩中原』系列述評之四
脫貧攻堅 決戰決勝
河南省人民政府門戶網站 www.henan.gov.cn   2017年09月07日   來源:河南日報
 

  2014年3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蘭考縣東壩頭鄉張莊村看望貧困群眾。(本報記者 杜小偉 攝)

  麥浪湧金,寄托著中原兒女脫貧致富的希望與夢想。(高萬寶 攝)

  億萬國人不會忘記這樣一個情真意切的時刻——

  2016年12月31日19時,國家主席習近平發表2017年新年賀詞。在賀詞中他動情地說:

  『新年之際,我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他們吃得怎麼樣、住得怎麼樣,能不能過好新年、過好春節。』

  中原兒女心中珍藏著這樣一個永不褪色的春天——

  2014年3月,習近平總書記風塵僕僕,在蘭考大地走村入戶,察實情、問疾苦、聽民聲,殷殷叮囑:『要切實關心貧困群眾,帶領群眾艱苦奮斗,早日脫貧致富。』

  同年5月,總書記在聽取河南工作匯報時強調:『要著力做好「三山一灘」扶貧開發工作,努力縮小城鄉發展差距,推動城鄉一體化發展。』

  實現偉大中國夢,需要中原更出彩。打贏脫貧攻堅戰,需要中原更鼎力。

  河南深入貫徹習近平總書記扶貧開發戰略思想,把脫貧攻堅作為一項極其重要、極其嚴肅的政治任務,作為檢驗『四個意識』的重要標准,作為頭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堅持以脫貧攻堅統領經濟社會發展全局,堅持精准扶貧、精准脫貧基本方略,舉全省之力堅決打贏脫貧攻堅戰。

  廣袤中原,春雷激蕩。大河上下,風雲際會。

  一場蕩氣回腸、撼天動地的攻堅大戰,在中原大地鋪展開來。

  『蘭考之問』直擊靈魂

  消除貧困、改善民生、實現共同富裕,是社會主義的本質要求,是我們黨的重要使命。

  ——習近平

  『生也沙丘,死也沙丘,父老生死系。』

  為了蘭考群眾的幸福生活,焦裕祿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不朽的精神力量奔騰激蕩、永不衰減,鼓舞人們艱苦奮斗、開拓未來。

  在成功治理『三害』的基礎上,蘭考的面貌不斷改變。20世紀80年代,蘭考解決了吃糧的問題;90年代,蘭考開始解決錢的問題。

  進入新世紀,蘭考經濟發展仍相對滯後,2002年被確定為國家級貧困縣。到2013年,蘭考還有115個貧困村,7.7萬貧困人口。

  2014年3月17日晚,結束一天緊張考察的習近平總書記回到住地焦裕祿乾部學院,又連夜同蘭考縣部分鄉村乾部學員進行座談。習近平語重心長地發問:『焦裕祿同志給我們留下了那麼多,我們能為後人留下些什麼?』

  2014年5月9日,總書記再赴蘭考,參加並指導蘭考縣委常委班子黨的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專題民主生活會。與會者在動真碰硬、直言不諱的批評和自我批評中深刻反省:『為什麼蘭考守著焦裕祿精神這筆財富,50年後還有不少貧困人口?蘭考的貧困帽子到底還要戴多久?』

  『蘭考之問』,引人深思、發人警醒,堪稱歷史之問,時代之問!它撞擊著無數熾熱的心靈,拷問著共產黨人執政為民的使命擔當。

  蘭考在思索,精神高地如何走出發展窪地?

  中原在思索,一億父老鄉親如何與全國人民同步進入全面小康?

  中國在思索,社會主義大國如何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回首來路,不忘初心,『蘭考之問』是必須回答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本質之問

  社會主義的本質,就是解放生產力,發展生產力,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最終達到共同富裕。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組織大規模有計劃的扶貧開發,7億多農村貧困人口擺脫貧困,有效保障了人民的發展權益。

  中國對全球減貧的貢獻率超過70%,這是聯合國《2015年千年發展目標報告》中一個令國人自豪的數字。聯合國開發計劃署前署長海倫·克拉克說:『中國最貧困人口的脫貧規模舉世矚目,速度之快絕無僅有!』

  國際經驗表明,當一國貧困人口數佔總人口的10%左右時,減貧就進入『最艱難階段』。2012年,中國這一比例為10.2%,脫貧之戰,到了啃『硬骨頭』、攻堅拔寨的衝刺階段。

  黨的十八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到2020年我國現行標准下農村貧困人口實現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解決區域性整體貧困。

  習近平總書記在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座談會上說:『我最關注的工作之一就是貧困人口脫貧。每到一個地方調研,我都要到貧困村和貧困戶了解情況,有時還專門到貧困縣調研。』『全國11個山區集中連片特困地區,我都走到了。』

  從河北正定,以『解決不了問題,對不起江東父老』的責任感讓一個高產窮縣摘帽,到福建寧德,以『滴水穿石』精神促『弱鳥先飛』;從推動扶貧具體工作,到擺上治國理政重要位置;從全面部署精准扶貧、精准脫貧,到加大力度推進深度貧困地區脫貧攻堅……習近平總書記始終高度重視扶貧開發,率先垂范、親力親為。

  東壩頭鄉張莊村是當年蘭考最大的風沙口,也是焦裕祿防治風沙首先取得成功的地方。2014年3月17日下午,習近平總書記到這裡調研,走進貧困戶閆春光家。總書記握著春光奶奶的手,像家人一樣拉家常、出主意、想辦法。

  紅霞滿天,大河奔流。總書記來到黃河東壩頭,在岸邊佇立良久。

  焦裕祿的感人事跡曾讓總書記兩度落淚。在蘭考與乾部群眾座談時,總書記和大家推心置腹:『革命時期我們同敵人作斗爭,一刻也離不開老百姓保護和支持,黨執政了是不是能做到一刻也離不開老百姓?我們只有牢牢秉持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纔能獲得人民真心支持。』

  不忘初心,讓蘭考群眾過上好日子,讓中原百姓過上好日子,讓全國人民都過上好日子,這纔是傳承弘揚焦裕祿精神的真諦所在,也是對『蘭考之問』最有力的回答。

  ——聚焦當下,克難攻堅,『蘭考之問』是必須回答的決勝全面小康之問

  河南歷史上水旱災害頻仍,貧困長期盤桓。時光荏苒,滄海桑田,中原今非昔比。2016年河南經濟總量突破4萬億元,穩居全國第五,奮飛的中原越來越出彩。

  但經濟快速發展的同時,貧困問題依然存在,不容忽視。

  太行南麓,坐落著一個小山村——衛輝市太公鎮韓窯村,『韓窯苦情多,推開房門就爬坡。九分石頭一分地,能做幾多吃幾多。』全村大半群眾,住的還是40多年前的老房子。人均不到一畝地,水源短缺,家家戶戶院裡放著水缸接雨水。

  太行小山村的狀況,折射出河南扶貧工作的艱巨性、復雜性、緊迫性。

  難中之難。截至2015年底,河南有38個國家級貧困縣,15個省級貧困縣,貧困縣數量佔全省縣(市)的近一半;農村貧困人口有430萬,總量居全國第三;全國有名的大別山區、秦巴山區連片特困地區,河南有26個縣劃歸其中。

  困中之困。扶貧開發30多年,容易脫貧的已基本脫貧,剩下的都是難啃的『硬骨頭』。因病因殘因學致貧,日益成為貧困主因。河南貧困發生率超過15%的貧困村有1589個,佔貧困村總數的36%;70%的貧困人口,集中在『三山一灘』(太行山、大別山、伏牛山和黃河灘區)。

  堅中之堅。人口多、底子薄、發展不平衡是河南的基本省情。特別是貧困地區,基礎設施、公共服務歷史欠賬多,社會保障滯後,產業體系薄弱,貧困村大多守著傳統農業『一畝地裡打轉轉』。

  惟其艱難,纔更顯勇毅;惟其篤行,纔彌足珍貴。

  如期完成脫貧,補齊小康路上『最大短板』,是河南必須承擔的歷史責任。

  ——展望未來,共築夢想,『蘭考之問』是必須回答的中華民族復興之問

  2016年中國經濟總量突破74萬億元,穩居世界第二,中國距離全面小康越來越近,距離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越來越近。

  繁華背後,不能忘了數千萬人貧困這根芒刺。

  習近平總書記諄諄告誡:農村貧困人口脫貧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最艱巨的任務;我們不能一邊宣布全面建成了小康社會,另一邊還有幾千萬人口的生活水平處在扶貧標准線以下。

  中國的消除貧困戰役正讓全社會共享改革發展成果,必將極大地促進社會公平、共同富裕、人的平等和人的全面發展,從根本上保持社會穩定,促進社會和諧,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築牢根基。

  中國,決不能帶著貧困復興。中原,決不能帶著貧困崛起。

  刻在心上 抓在手上 扛在肩上

  我們黨員乾部都要有這樣一個意識:只要還有一家一戶乃至一個人沒有解決基本生活問題,我們就不能安之若素;只要群眾對幸福生活的憧憬還沒有變成現實,我們就要毫不懈怠團結帶領群眾一起奮斗。

  ——習近平

  2017年2月26日,蘭考縣南彰鎮王茂店村,春回大地。村民程廣全的農家小院陽光和煦。

  前來調研的河南省委書記謝伏瞻,與程廣全夫婦圍坐在院中嘮起了家常。家裡幾口人?種了幾畝地?收入怎麼樣?謝伏瞻問得仔細,聽得認真,並與程廣全一起細算收入賬。得知老程這兩年通過駐村幫扶,家裡有了很大變化,謝伏瞻很是欣慰。

  去年以來,謝伏瞻四赴蘭考深入調研脫貧攻堅,看得最多的是農戶,問得最多的是收入,查得最多的是扶貧。河南省省長陳潤兒就職第一個月即走進蘭考,調研脫貧攻堅和黃河灘區居民遷建試點工作。

  打贏脫貧攻堅戰,是河南省委、省政府向黨中央立下的『軍令狀』,向億萬中原人民作出的『承諾書』。

  ——政治站位高了再高

  『脫貧工作,講的是政治、乾的是民生、體現的是大局、反映的是黨性。』

  『把脫貧攻堅刻在心上、拿在手上、扛在肩上。』『不脫貧決不脫鉤,不打贏決不收兵。』

  『拿出「不破樓蘭終不還」的勁頭,以抓鐵有痕、踏石留印的韌勁,紮紮實實做好脫貧攻堅工作。』

  ……

  這些鏗鏘的話語,在黨員乾部中耳熟能詳、廣為流傳。『一竿子橕到底』。

  成立高規格脫貧攻堅領導小組,省委書記任第一組長,省長任組長,省委副書記、分管副省長任副組長,省直58個單位主要負責同志為成員,統籌協調、一體推進。

  2016年以來,省委書記謝伏瞻25次到貧困地區、扶貧一線,深入貧困戶家中、田間地頭、扶貧企業,明察暗訪,噓寒問暖,細到詳查一家一戶收入情況、檔卡規范填寫,實到幫助基層乾部理清思路、發展產業,嚴到一點工作瑕疵也不放過、對敷衍塞責者當場『紅臉』問責。

  『擰緊螺絲』、『上緊發條』。

  先後召開四次高規格脫貧攻堅推進會,在關鍵節點對標中央,嚴明規矩,壓實責任,強力推進。

  一級做給一級看,一級帶著一級乾。明確省級負總責、市縣主體責任、部門協調責任、鄉村實施責任、駐村幫扶責任、督查巡查責任,形成五級書記抓脫貧、全省合力促攻堅的大格局。

  ——頂層設計實了再實

  如何做到精准扶貧、精准脫貧?扶持誰、誰來扶、怎麼扶、如何退?

  河南出臺了扶貧對象精准識別及管理等『5個辦法』,產業扶持脫貧等『5個實施方案』,教育、水利脫貧等『5個專項方案』,確保精准識別、精准施策、精准退出,對癥下藥、靶向治療。

  責任到人,包村到戶。建立省級領導乾部和部分省直單位聯系貧困縣脫貧工作制度。37名省級領導聯系38個國家級貧困縣,經常深入鄉村、企業,查實情、問進度,悉心指導、督促落實。15個省直單位聯系15個省級貧困縣,出實招、辦實事、求實效。

  ——督查巡查嚴了再嚴

  2016年7月22日,上蔡縣一次脫貧攻堅推進會。

  會上宣布的一項決定讓全體人員深受觸動:派出的第一書記派而不往、往而不為、濫竽充數,基層乾部群眾意見大,怎麼辦?召回,3年內不得提拔重用!

  截至目前,河南先後召回107名不合格的駐村第一書記。扶貧工作必須務實,脫貧過程必須紮實,脫貧結果必須真實。去年11月,河南派出69個督查小組奔赴全省138個縣(市、區),進行全面督查。進村入戶,看扶貧對象識別准不准,問扶貧措施實不實,查扶貧履責嚴不嚴。今年以來,河南脫貧攻堅領導小組組織10個督查巡查組,對脫貧攻堅工作實行常態化督導。

  河南省市縣鄉各級層層立下『軍令狀』,制定時間表、作戰圖,一月一調度、一季一督查、一年一結賬。河南省紀委還專門出臺意見,確保精准監督執紀,為脫貧攻堅保駕護航。

  ——基層黨建強了再強

  農村富不富,關鍵看支部。

  河南脫貧戰場上,黨旗高高飄揚。全面加強黨的建設,充分發揮基層黨組織戰斗堡壘作用和黨員先鋒模范作用,打造一支支『不走的扶貧工作隊』,呈現出黨建工作和脫貧攻堅工作兩加強、兩促進的可喜局面。

  『好乾部盡著脫貧用』。

  立足打大仗、打硬仗、打勝仗,河南抽調精兵強將、精銳部隊投入攻堅一線。選派53名省直部門正處級乾部到貧困縣任職,1.2萬名第一書記實現對貧困村、黨組織軟弱渙散村、艾滋病防治幫扶重點村全覆蓋,2.8萬名蹲點乾部實現對貧困村派駐駐村工作隊全覆蓋,各級選派乾部實現對貧困戶落實幫扶責任人全覆蓋。

  精准發力 扼住貧困的咽喉

  扶貧開發貴在精准,重在精准,成敗之舉在於精准。

  ——習近平

  初秋的大地,金風送爽,陽光明艷。

  在蘭考縣堌陽鎮徐場村,1300畝優質泡桐匯成一望無際的綠色林海。焦裕祿當年種下的『守護樹』,一茬接一茬,如今變成了群眾脫貧增收的『搖錢樹』。

  這個村,60%的農戶辦有樂器廠,包括貧困戶在內的村民足不出村就能打工,每月收入不低於5000元。

  泡桐,勾勒出脫貧致富的夢想,成為蘭考縣年產值超過15億元的『綠色銀行』。

  『首戰必勝』!面對脫貧大考,蘭考人像當年焦裕祿帶領群眾治理『三害』一樣,興產業、拔窮根,促改革、敢擔當,轉作風、強黨建,普惠金融激活一池春水,縣域經濟風生水起。

  一刻不敢耽誤、一事不容推脫、一力不容保留、一戶不能掉隊,匯全省之智、舉全省之力,按照『六個精准』要求,一場前所未有的脫貧攻堅戰正紮實推進。

  ——識別務必精准

  找准扶貧對象,方能避免『撒胡椒面』。

  查清致貧原因,方能對癥下藥,精准滴灌。

  從2014年4月到2016年6月,河南對貧困戶建檔立卡,並連續兩次開展『回頭看』,再核實。有樓房有轎車的『貧困戶』被清理出去,難以實現『兩不愁三保障』的貧困戶被請了進來,脫貧攻堅的主戰場精准鎖定了。

  『一看房,二看糧,三看學生郎,四看技能強不強,五看有沒有殘疾重病躺在床』。河南基層總結的精准識別順口溜,簡便易行,讓識別工作更具操作性。

  河南貧困狀況千差萬別、時時變化,一些老問題解決了,一些新問題又冒出來。需要以更高的站位、更嚴的要求、更實的作風,不松勁、不懈怠地打好這場硬仗、難仗。

  2017年4月,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公布2016年度省級黨委和政府扶貧工作成效考核結果,指出河南存在貧困識別與退出准確率低等問題。

  河南省委書記謝伏瞻說:『考核結果一針見血、切中要害,給我們喝了一服「醒腦湯」、打了一針「清醒劑」。我們要像習近平總書記要求的那樣,真正下一番「繡花功夫」,轉作風、抓落實,精准扶貧、精准脫貧。』

  河南省省長陳潤兒表示:『既要看到差距在作風,更要看到差距在擔當。要舉一反三、查找問題,按照精准要求切實抓好整改。』

  河南脫貧攻堅第三次推進會發出整改動員令,要求切實做到『三個零差錯』:貧困戶識別零差錯,貧困戶退出零差錯,扶貧資金使用零差錯;『三個明顯提高』:精准度明顯提高,認同度明顯提高,滿意度明顯提高。

  此後兩個月,全省各級扶貧乾部和基層黨員乾部迅速行動,對問題一村一村查找、對檔卡一戶一戶校准、對幫扶一項一項抓實、對資金一筆一筆審核、對政策一條一條落地、對責任一級一級到人,邊排查邊整改,進行了一次全面體檢、全面整改。

  211萬個貧困戶檔卡得到重新校准,村級組織扛起了主體責任,第一書記捨身忘我全力投入,工作更細致了,措施更完善了,識別更精准了……

  2017年7月20日,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巡查組召開反饋會議,對河南整改工作這樣評價:河南各級乾部對脫貧攻堅工作高度重視,脫貧攻堅成績令人欣慰,整改成效顯著。河南脫貧攻堅已進入思想認識提高、政策措施改善、推動落實有力與扶貧成果加大的良性循環局面,乾部的情緒是高漲的,人民群眾是認可的、滿意的。

  ——施策務必精准

  滑縣王莊鎮大柳樹村村部的空地上,一排排太陽能光伏板亮人眼目。

  『俺兩個兒子都有病,我身子骨也不好,多虧了光伏扶貧,俺家脫貧也有希望了!』貧困群眾陳蘭梅拿著一本存折,激動地說。

  2016年4月,滑縣自己籌措8000萬元資金,又利用國開行扶貧貸款3.2億元,推進光伏扶貧縣域全覆蓋,並網發電後,貧困戶戶均享受不低於3000元的年收益。

  『陽光扶貧』,是河南精准扶貧的途徑之一。河南堅持一把鑰匙開一把鎖,做足『轉、扶、搬、保、救』五篇文章。

  轉,要轉得好。

  一人就業,全家脫貧。要讓有勞動能力的貧困群眾有活乾,有錢賺。河南構建貧困家庭就業增收『立交橋』:

  『走出去』,外出務工掙錢;

  『引回來』,回鄉創業帶動就業,激活內生動力;

  『穩下來』,做強當地產業,提供公益崗位,讓貧困家庭勞動力在家門口就業。

  周口出租車司機享譽杭州,確山小提琴能工巧匠叫響京城,新縣子弟海外打洋工……截至今年6月底,河南88.25萬貧困人口實現轉移就業,改變命運。

  扶,要扶得強。

  產業扶貧是脫貧攻堅的必由之路、根本之策、長遠之計。河南把精准扶貧與『三農』發展有機結合,與壯大區域經濟密切關聯,與加快工業化城鎮化統籌推進,做出一篇滿帶泥土芬芳的鮮活文章。

  在大別山、伏牛山、太行山區,特色種植滿山鄉,鄉村旅游富農莊。

  發起種植密植苹果的產業『二次革命』,洛寧縣貧困戶嘗足苹果甜頭;『房前屋後一畝茶,一塘肥魚一群鴨』,光山縣特色種植養殖用透環境紅利;紅石屋、紅石牆、紅石板路,『紅石文化』惹人醉,襄城縣鄉村游漸成當地熱點。

  在平原地區,『扶貧車間村頭建,足不出鄉把錢賺』。

  沈丘縣38家電子、服裝等企業及種養合作社設置『扶貧車間』70處,項目『小、巧、好』,讓越來越多貧困群眾脫貧致富……

  在中原大地,產業集聚區、田園綜合體、扶貧園區、扶貧基地龍頭高昂;『政府+擔保公司+金融部門』、『企業+基地+農戶』、『支部+合作社+貧困戶』,機制創新對接市場。產業扶貧項目覆蓋110多萬貧困人口。

  搬,要搬得出。

  2017年8月18日,在黃河灘區居民遷建工作推進會上,一則消息振奮人心:黃河灘區居民遷建第一批試點4676戶、16718人搬遷入住已基本完成。

  挪窮窩,纔能挖窮根。河南創新易地扶貧搬遷舉措,讓村民『搬得出、穩得住,有事做、能致富』。

  居住農戶20戶以下、貧困發生率50%以上的自然村,原則上實行整村搬遷。

  搬遷新址要選在縣城、鄉鎮、產業園區、鄉村旅游等地區,便於貧困群眾脫貧致富。

  從資金籌措、地點選調,到讓貧困群眾喜遷新居;從妥善安置貧困家庭子女就學到貧困戶就業;從柴米油鹽生活點滴,到基礎設施公共保障……一枝一葉總關情,樁樁件件暖民心。僅2016年,河南就建設集中安置點310個,對9.74萬貧困人口實施易地扶貧搬遷。

  保,要保得牢。

  很多貧困人口是因為喪失勞動能力而貧困,他們脫貧之路在何方?

  河南的回答是,通過社會保障實施政策性兜底扶貧。

  上蔡縣建設扶貧助殘托養院,對建檔立卡貧困戶重度智殘人員集中托養,開啟了『兜底脫貧』新模式、新途徑。

  全省實施貧困群眾縣域內住院『先診療後付費』等大病救助辦法,大量貧困家庭告別『一人得病全家致貧』、『一人得病全家返貧』。

  河南實施低保線和貧困線兩線合一,將低保標准提高到年人均不低於3150元,惠及農村所有低保對象。

  救,要救得急。

  2016年3月30日,蘭考縣惠安街道居民張憲民14歲的兒子,因高壓觸電,身體大面積燒傷住院搶救。民政部門得知後,快速啟動救助程序,及時送去救助金,解了燃眉之急。

  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面對突發困難,河南做好『及時雨』,送上『雪中炭』,實施特殊救助,精准『兜底』。去年至今,全省對8.3萬遇到生病、交通事故、自然災害等突發災禍致貧返貧人口實施了特殊救助。

  建立困難殘疾人生活補貼和重度殘疾人護理補貼制度,兩項補貼標准不低於每人每月60元。這一措施惠及全省136萬殘疾人……

  河南工商聯系統『千企幫千村』,婦聯系統『巧媳婦』工程,工會系統『秋陽助學』、『冬送溫暖』,河南日報報業集團『大河愛心助學』……四面八方紛紛牽手貧困群眾,匯成脫貧攻堅的強大合力。

  輸不起、拖不得、慢不得,必須贏!

  牢記總書記的囑托,河南挖窮根,摘窮帽,奔小康。

  擺脫貧困 凝聚黨心民心

  黨中央制定的政策好不好,要看鄉親們是哭還是笑。要是笑,就說明政策好。要是有人哭,我們就要注意,需要改正的就要改正,需要完善的就要完善。

  ——習近平

  2017年3月27日,一則消息令世人矚目。

  河南省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今天是蘭考85萬人民值得永遠銘記的日子,我們可以自豪地說,蘭考戴了幾十年的窮帽子終於摘掉了!』

  焦陵前,人們從四面八方趕來,在臺階上擺上雪白的饅頭;焦桐下,守護人魏善民灑酒三杯,久久不願離去,心裡默念著:

  『焦書記,蘭考脫貧了……』

  2016年,蘭考城鄉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21124元和9943元,增速均居河南省直管縣第1位。

  從『蘭考之問』到『蘭考之變』,是脫貧攻堅河南答卷的精彩一頁,一場影響深遠的變革正在中原大地發生。

  ——脫貧攻堅像豐沛的甘霖,滋潤著百姓的心田,改變著百萬人的命運

  盧氏縣文峪鄉南石橋村劉建朝的孩子考上了大學,卻為學費發愁。河南教育扶貧資助、『雨露計劃』等,讓他家的難題迎刃而解。是脫貧攻堅,舒展了『劉建朝』們緊皺的眉頭。

  沈丘縣貧困群眾黃銀龍,看病出院結算時又驚又喜:『花了兩萬七,退回來兩萬五!』城鎮居民醫保、大病保險、大病補充保險、商業保險……是脫貧攻堅,為『黃銀龍』們織就了健康的『防護網』。

  『沒想到我這老了老了,住上了新房!』羅山縣馬良玉老人雙眼噙著淚花,半夜起來還要摸摸新磚、新門、新窗戶。是脫貧攻堅,讓『馬良玉』們圓了多年的『新房夢』。

  貧困,曾經如影隨形;夢想,曾經遙不可及。如今,脫貧攻堅帶來的希望,又照亮了貧困群體的生活。這抽象的數字,又凝聚著多少心血和汗水,歡笑和淚光——

  2013年以來,河南每年有百萬人脫貧;2016年,2125個村摘帽、112.5萬人脫貧;2016年,河南貧困地區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734.9元,增長9.8%。

  ——脫貧攻堅像有力的巨手,推動著河南農村面貌發生巨大變化

  一棵食用菌帶動一方人致富。清豐縣扶貧生產基地,用歐美技術生產食用菌,產品凌晨四點就能運到北京市場,中午出現在餐桌上。這一產業讓全縣上萬貧困戶就業增收。

  一次大搬遷讓鄉親們變身城裡人。2014年,封丘縣李莊鎮,被省委、省政府確定為首批黃河灘區居民遷建試點。一座新城在黃河大堤北邊拔地而起,數萬群眾告別灘區,喜遷新居。

  一根小網線聯通外面的世界。在人民大會堂舉行的『2015減貧與發展高層論壇』上,光山縣作典型發言。全縣開設網上店鋪,發展『農村淘寶』,帶動7300多貧困人口就業脫貧。

  在河南,脫貧攻堅有力推動了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補強了農村基礎設施,加快了城鎮化進程,促進了生態文明建設,夯實了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的基礎。

  ——脫貧攻堅像熊熊的火炬,照亮致富夢想,點燃貧困群眾的拼搏激情

  滿頭大汗,那個在腳手架上來回穿梭的,是太康縣老冢鎮人閆永亮,家裡因父親有病致貧。2013年小閆參加『雨露培訓』後,拉起一支建築隊伍闖世界,不僅自己脫了貧,還帶動村裡30多戶脫貧。

  手不停歇,那個往快件盒裡裝多肉植物的,是封丘縣魯崗鎮貧困群眾孫建蔓。她是位聾啞婦女,還養著兩個孩子。靠著在扶貧基地裡辛勤打工,一天能掙50元,脫貧的希望觸手可及。就連下鄉調研的省委書記謝伏瞻,都豎起拇指為她點贊。

  擼起袖子加油乾。越來越多的群眾內生動力被激活,從『要我乾』到『我要乾』,變『寧願苦熬,不願苦乾』為『寧願苦乾,不願苦熬』,真正成為脫貧戰場上的生力軍。

  ——脫貧攻堅像火熱的熔爐,淬煉著乾部作風,凝聚著黨心民心

  這一幕幕,在人們的心中定格——

  在那個農忙的春日,光山縣州灣村乍暖還寒。

  一位文弱秀氣的駐村女乾部雙腿一軟,暈倒在拋秧的水田裡,這天距她剛做完手術不到一個月。她是省科技廳派駐第一書記陶曼晞,她像一只春蠶:

  『傾己之所有,織一方錦繡。』

  在那個清冷的冬夜,內蒙古錫林郭勒大草原寒風呼嘯。一位年近六旬的女同志不時裹緊棉大衣,抵御刺骨的冷意。身後的車斗裡,傳來羊羔的叫聲。她是『廳官』第一書記吳樹蘭。心髒『搭橋』不久的她,跟車上萬裡,替貧困群眾買羊賣羊。吳樹蘭在日記裡動情地寫道:

  『沒有落後的群眾,只有落後的乾部。』

  在那個悲傷的日子,新蔡縣殯儀館莊嚴肅穆。上千名乾部群眾為一人送行。他是餘店鎮二宋莊村駐村第一書記趙超文,因心梗倒在扶貧一線。他走那一天,滿村慟哭;他駐村一年,全村203戶590人脫了貧;他燦爛的生命,定格在32歲。挽聯悲咽:

  『那菜畦,那果林,田間地頭足跡深。為俺家,為俺村,三十二歲獻了身。』

  給人民當牛馬的,人民永遠記住他。

  當領導乾部走家串戶傾聽百姓心聲,千方百計察民情、聽民聲、解民懮;

  當第一書記挽起褲腿跳進稻田和群眾一起乾農活;

  當村乾部絞盡腦汁把致富項目引進貧困閉塞的鄉村;當鄉親們拿到勞動報酬、社保補貼,重燃生活的希望……我們就拉近著距離,融入著群眾,踐行著宗旨,凝聚著民心。民心是什麼?

  民心,不就是駐村乾部一覺醒來,『撿到』的那捆掛在門口洗好的蔬菜?

  民心,不就是為犧牲在脫貧一線好乾部送行,那一眼望不到頭的隊伍?

  民心,不就是貧困群眾一聽到腳步聲,就知道『閨女來了』的那份欣喜?

  民心,不就是滑縣西道口村呂同鳳老大娘,一針一線繡在枕套上的那五個字:熱愛共產黨……

  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國有5500多萬人擺脫貧困,河南有470萬人擺脫貧困。

  這是人類反貧困史上的中國奇跡,這是脫貧攻堅戰場上的河南決戰。

  ——這一戰,昭示著一種精神。自強不息,真抓實乾、久久為功。愚公移山精神、焦裕祿精神、紅旗渠精神在新的時代傳承昇華,光輝奪目。沒有啃不下的『硬骨頭』,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

  ——這一戰,體現著一種探索。聽從號令、因地制宜,開拓創新,精准發力。眾志成城、移山填海的脫貧攻堅戰,為全國脫貧攻堅的大局注入著中原的智慧和力量。

  ——這一戰,彰顯著一種擔當。脫貧攻堅闖關奪隘、揮師前進,爬坡過坎、步履鏗鏘。

  未來三年,中國還將有4335萬人脫貧,河南還將帶領317萬父老擺脫貧困。

  全面小康,近在眼前;中國夢圓,曙光已現。

  天地轉,光陰迫,一萬年太久,只爭朝夕!(本報記者 周岩森 張海濤 李運海 歸欣)

  策劃:河南日報編委會

  統籌:高李麗 張學文 萬川明 劉哲 孫德中 張華君

 
 
   相關鏈接
·牢記囑托出彩中原述評三:構建支橕中原崛起的『四梁八柱』   17-09-05
·《牢記囑托 出彩中原》系列述評之一:春天的囑托   17-08-29
·省質監局牢記囑托 履職盡責 著力推進『三個轉變』   14-05-14
 
關於我們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辦: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  協辦:河南日報報業集團
 備案序號:豫ICP備05024460號